岁月有痕

浏览数:9 

岁月有痕

广西希望高中S1808班   黄嘉莉   指导老师:周春菊

岁月,就这样或深或浅,或浓或淡地刻在我的心上。

——题记

独立小院,月光如水,静静地流泻在我身边,我感到了心沉的清凉。落落余晖,我拥一缕最暖的,盈盈月光,我掏一捧最清的,浅浅岁月,我寻一处最难以割舍的。

正当此年龄,回家的次数也就渐渐少了,那个家,在我的记忆里,是那样地亲切,但又是那样的遥远。在外读书,紧张的学业,如负坚石,当校园里响起声声乐音,月光铺满校道,丝丝细雨飘落,便想起那些人,那些事,那些我早已装作失忆的童年回忆。是那样美好,可惜,我,早已不是原来的我,那个远方早已不是那个远方,人也不是原来的那人。都不过是藏在岁月里或深或浅的痕,也许不易,却刻着,刻在心里。

当我再次踏上这条路,这条回家的路,我心里不禁暗自激动,但我慢慢发现,心底的那份激动伴随着害怕,想见又怕见,害怕我想见的人,多了几份忧愁,几分衰老,几分被岁月攥在手里无处逃躲,但又想见,想知道,那些人是否安好,种在门前的那棵龙眼树是否结果,当年牙牙学语的小朋友是否能够和我赛跑。

然后啊,我的害怕终归是多余的,因为一切的一切都在变,不管你想还是愿,岁月的痕就在那里,不曾离开。落地,会生根。

于是有那么一段时间,我害怕回家,因为我发现有些东西是我们无法去操控的,有人生,那就会有人死,没有人能永远活着,活着的是他的精神和他活着的意义。道理人人都懂,可小心思却难以自弃。

就像我经过那里,我知道他曾经在那里,而我却再也见不到他站在那里。这种悲伤是痛苦的,你不知道是哪里出了差错,结果还是你是难过的。有人说,哪有什么岁月静好,而是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。当然没有什么岁月静好,但除了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,要知道,还有自己,也在负重前行。

年迈的奶奶说,每当拉起窗帘的时候,就会对自己说,又是一天。年少时,时间总是用不完,可以胡闹,可以犯错,可以理所当然,因为还有机会重来。年老时,时间总是如此短暂,曾以为冷漠地对别人,能让自己更安稳,孤独藏在心坎,不倾诉,满身伤痕,越年老,心得越多,愈加内敛,不流露,不动声色地渐行渐宽,再也经不起任何风雨,只能静等岁月的安稳。

一晃间,又是几年,面对周围的变化,我们还是那样地无奈,为其高兴,为其伤心,似乎时间早已把答案告诉我们,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,一段距离而已,从生到死,一场经历而已。想起温暖的人,点滴都值得去回忆,曾经温暖我们的人,都值得我们去铭记。内心越是丰盛,表面就越是云淡风轻,看见了,看过了,看透了,看清了,也看淡了。

我们就像一株老藤,盘在岁月的枝干,在静默的枝干里深深地汲取,滋养着日月的繁琐,一步一步实实在在地行进。一些浮动的东西,在渐渐沉淀中,慢慢地就变淡了,变平静了。就算跌入无边的梦魇里,也许只有保持一颗平静的心,稳步前行,在那个地方,留得一席之地,留给自己,不忘初心。

有人说,我摘满桃枝,你却说梨花清丽。是啊,我们都有过遗憾,有过不解,有过不甘的哭泣,到后来,时光的影像里,这些都是底色,岁月有痕,我们要稳稳过。


上一篇:  高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