浏览数:5 

广西希望高中S1803班   邹晓兰   指导老师:温婕

“嘎吱”一声,我推开厚重古朴的大门,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泻下,虽是那么一缕却是扎眼得很。梧桐树下一位老人负手而立,细碎的阳光洒落在她头发和古朴的衣衫上。“既然来了,就别愣着了,练功去。”

每当有人请戏时,家里人顾不得管我,我便偷偷溜出家门,叫上几个好伙伴跑到后台去玩儿。我偷摸着套上宽大的戏服,学着妈妈的样子咿咿呀呀的唱着,仿佛自己已经置身于戏台上一般。可每当我沉迷于自己的世界时,总有人把我叫醒:“这是谁家的小孩儿啊,快走开,尽搁这儿捣乱!”运气不好的时候,姥姥便会一改往常的温和慈祥,把我训斥一通。最严重的一次,姥姥拎着竹编追着我打,吓得我好几天没有敢缠着她给我讲经典戏文。   

姥姥祖上好几辈都是以唱戏为生的,如今已传到了妈妈这一辈。我第一次看妈妈唱戏时,便被它深深吸引。极具韵味的衣裳,窈窕的身姿,一腔一调,一颦一笑都动人心神,着实令人着迷。

于是我常常缠着姥姥,为的是请她教我唱戏。可姥姥总是摆摆手说:“不行。唱戏是很辛苦的,有多少人都坚持不下来。妮儿啊,你觉得你能做到吗? ”

或许是被我软磨硬泡得烦了,姥姥终于松口了:“妮儿,你当真想和我学吗?”

嗯!我想和您学!”

“你可要想好了,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。唱戏,一分钟松懈都不行!”

“我知道了,姥姥!”

“祖宗接下来的技艺,可不能断喽……”姥姥望着窗外被秋风扬起的戏服,自顾自地说。

夕阳向晚,太阳沉下山峰,只留下亮亮的天际。一声叹息,湮没无声。

“妮儿,起床啦!”

“哎,等一下。”我慢吞吞的从被窝中爬起,睡眼惺忪的推开大门。天才微微亮儿,月儿在天上真是起得比太阳还早!

“嘟囔啥呢,还不快过来。”

“哎,知道啦!”

“唱戏,基本功要扎实,每一个动作都要做到位……”

“你去树下扎个马步,我说休息了你才能休息。”

于是我乖乖扎着马步,半蹲得腿都麻了,趁姥姥不注意,偷偷动了几下。姥姥变严肃地看着我“继续扎马步,不许动,坚持。”

这么一天下来,我扎了不知多少个时辰的马步。

第二天,我咬着牙,硬拖着酸痛疲乏的身子起床练功。

第三天,照例起床,我稍稍动了一下酸痛感便从全身袭来。

“妮儿,快起床扎马步。”

姥姥喊了几次见我没反应又来敲门。我烦躁得很,用被子蒙住头,喊着:“我不去,我好累啊!您就让我休息一不行吗?”

“不行,这么点苦都受不了,我看你还是放弃吧!”

“哼!不学就不学。”

门外却没了声音。我从门缝往外瞧,姥姥落寞的身影已经走远。

因为心虚,我就躲着她。就连吃饭时,我都端着饭溜回房间。细心的妈妈发现了我的异样,一天,她拉着我的手来到榕树下。

妈妈说:“你姥姥这辈子最爱的就是唱戏,她唱了一辈子,教了一辈子,也痴迷了一辈子。她这一生,都与戏有关。现在的年轻人还有几个可以耐着性子苦练的,这几年奶奶好几个徒弟都已经离开了。真是一年不如一年了……”

“嘎吱”一声,我推开厚重古朴的大门,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泻下,虽是那么一缕却是扎眼得很。梧桐树下一位老人负手而立,细碎的阳光洒落在她头发和古朴的衣衫上。

“既然来了,就别愣着了。练功去。 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