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国的秋

浏览数:6 

南国的秋

广西希望高中 S1810班 陈思颖 指导老师:周春菊


我生于南方,还未曾去过北方,便也就无法品味得到郁达夫先生笔下的那北国的秋的深味。但其实南方的秋也是别有一番风味的。

南国的秋总是不能踩着夏日的尾巴而来,它的每一次降临总是猝不及防的。它会在某个你悄无声息的夜晚在睡梦中流逝,再起身。

南国的梧桐树是极富有代表性的,它总是能让人想起“梧桐一落叶,天下皆知秋”。夜里,空中的落叶们互相纠缠,或起舞,或缠绵,为自己的生命跳最后一支舞,壮美离场。空荡荡的枝头极力向地面伸展,但最终还是没能抵挡住树的召回,这将会又是一场永不相见的离别……我站在窗边,念着三年的梦,徒叹“一声梧叶一声秋,一点芭蕉一点愁,三更归梦三更后。"南国的秋便是从这里开始的。

第二天,一觉醒来,便看到散落了满地的梧桐叶,这时候的我总是想忍不住想去拾起一片来抚摸,刚刚脱离了树半个春秋滋养的落叶,仍旧还保留着不多的水分,但叶脉依旧清晰,顺着叶脉慢慢抚摸,再捏一捏叶片,忽而感受到了它被风落时的无奈,要与树枝们分开时的不舍,而后将要与大地拥抱时的期待……落叶无法归根到底是谁之错,究竟是风的追求,还是树的不挽留?我无从得知。但我知道是,离别是为了下一次更好的相遇。

周爱玲曾说过“雨,像银灰色粘湿的蛛丝,织成一片轻柔的网,网住了整个秋的世界。”当然,在南国,秋雨也是必不可少的。但这南国的秋雨不似北国的下得那般有奇,那般有味,反倒是细腻的,沉闷中带着一股淡淡的馨香,尤为是雨过之后,万物像是被冲洗了一般有光泽,可这空气中却仍旧弥漫着一股黏黏的气息。晨时出阳,午时落雨,恰解燥热之感。浓厚的空气熙熙攘攘地挨着,有些沉重地压在我的身上,似乎是要下雨了。果不一会儿,几滴雨珠便从高空中落下,雨珠随着微风飘摇,先撒在墨绿的树叶上,后顺着叶子的脉络滑下。便再无任何阻挡,直直地跌落到了我的身上,冰凉的触感遍布我的全身。酥酥的,像极了夏末时去偷吃的冰淇淋。雨静静地密了起来,传来一点细细的淅淅沥沥的声音。闭上眼睛,享受着难得的细雨声——与我而言,或许这就是大自然赋予万物生灵最美好的馈赠。雨渐渐地变小,直至散尽。睁开双眼,便又是另一番景色——眼前是雨后一片清新的花草绿。清风穿堂而过,不起一丝涟漪,只余下舒适。快哉快哉!

我爱这南国的秋,它虽没有郁达夫先生笔下那般有意境,有深味,但却是我愿意一直为之守护的南国的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