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教踏碎琼瑶

浏览数:5 

莫教踏碎琼瑶

广西希望高中S1802班   谢冰清   指导老师:王鹏盛


靠着树干坐下,头顶满树韶光,枝叶的罅隙里斜斜透着回忆,落满一地思念。站起身拍拍裤管,向前走去。走到一处满目疮痍的小店儿。而那时:爷爷依旧坐在老家杂货铺前,摇着蒲扇,头顶的银发在阳光照耀下,显得可爱;身旁的茶袅袅生烟。风来了,被吹散了,消逝在山里。

极光漫天,荧荧烁烁,那年蝉叫的盛夏。

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爷爷坐在一家杂货铺,时不时哼着小曲儿,好不悠闲。“爷爷——”一处脆生生的声音打断了这幅画面。老爷爷的脸上挂着慈爱的目光看向小女孩。“哎——,毛毛,你来啦!我带你看看爷爷的秘密花园。”

“你看,这是爷爷特意为你种的花花草草,漂亮吗?”“哇——爷爷,好漂亮,好漂亮,我好喜欢这儿啊!”老爷爷没有回答,满足地笑着,慈爱地摸着小女孩的头发。

海天在望,不尽依依,飘满落叶的悲秋。

“爷爷,你会不会永远陪着我?”

“爷爷在的,一直在。”

循声望去,还是这对爷女俩在杂货铺面前。不同的是,爷爷坐到了轮椅上,女孩儿在后面推着。脚下的落叶沙沙的响着,云的边缘带上金黄色,天际缓缓变亮,霞光无声蔓延,印在了爷女俩的身上。女孩听着爷爷的话,满足又幸福的笑着,不言语。

团团一揖,就此离别,心生寒意的冷冬。

“哇——爷爷,你不是说你一直在吗?为什么……为什么好好的又要离开我?”这时的女孩褪下了稚嫩的脸庞成长了起来,可爷爷似乎永远闭上了眼睛。他走的安静,手里还拿着杂货铺的照片。照片里女孩很开心,爷爷很慈爱的坐在杂货铺前面,看着这一切。至今这张照片还在我的手里。没错,女孩是我,而我敬爱的爷爷却早已不在人世。

生如逆旅,活在当下,万物复苏的暖春。

又来到这充满回忆的废弃杂货铺前:有朵盛开的云缓缓滑过山顶,随风飘向北方,这时我明白,有些告别其实就是最后一面。杂货铺旁的树依旧开着枝芽,有些回忆却生根发芽,爷爷不在了,一切都会照旧。属于我和爷爷的回忆,风吹不走,阳光烧不掉,独自沉眠在我心里。永不消散,生根发芽。这时暮风掠过麦浪,远方山巅盖住落日,田边小道听得见蛙鸣。

故事开头总是这样,有幸遇见,也猝不及防,故事的结局总是这样,小心翼翼,却天各一方。爷爷,我很想你,很想很想,你听到了吗?